山显资讯 >> 文化 >> 托卡尔丘克:用“太古”拯救泥潭里的现代人

托卡尔丘克:用“太古”拯救泥潭里的现代人

2019-11-23 12:37:32 阅读:3803
双亲去世后,伊齐多尔来到修道会,寻求拯救。它出自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奥尔加·托卡尔丘克的代表作之一《太古和其他的时间》。托卡尔丘克认为:是人发明的时间。外面的世界对太古毫无意义,这里的人也不关心人类

作者:唐山

“世界不会因为你而变得更好或更坏。世界只能是这样。”

他父母死后,伊兹多来到修道院寻求救赎。他天生残疾,有时愚蠢,有时聪明。最爱他的女孩也离开了他,伊兹多只能依靠她的妹妹。他觉得应该有一个更好的世界,而现有的世界肯定有问题。

伊兹多还没说完,和尚就站了起来,在这篇文章的开头用这句话作了回应。这句话有点晦涩,但相当深刻。它来自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奥尔加·托卡马克的代表作之一《太古与其他时代》。

三代太谷人都是失败者。

粗略看来,《太古与其他时代》(Swire and Other Times)与20世纪80年代席卷中国文坛的“寻根文学”颇为相似——所有融合神话、传说、胡言乱语、魔法等元素,呈现现代化所隐藏的文化精神,从而重构存在的意义。

“寻根文学”有一个固定的模式:宇宙中心的封闭村庄;过去100年家庭的兴衰;在混乱控制的循环中,圣人和私生子交替出现。扭曲的性和爱...此外,一定有半神和半神,甚至还有大量神秘事件。

然而,如果你跳出皮肤,细细品味《太古》和《其他时代》,你会发现它与《寻根文学》大不相同——后者既奇怪又令人兴奋,只是从故事和想象游戏的层面开始。很难摆脱虚假和模仿的模式。前者不同。它始终以严肃文学的使命为中心,即面对真实的生存状态,坚持启蒙的立场,弘扬精神的价值。

《太古与其他时代》讲述了太古村三代人的故事,作者称之为“宇宙的中心”。

第一代人米歇尔和加诺威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刚刚结婚。米哈尔被俄罗斯军队俘虏了。随着女儿米西亚的出生,她触动了加诺威发的自我,选择了一夜情。幸运的是,米哈伊尔安全返回。

流浪的雌麦穗有超自然的本能,但对世界却非常无知。她用自己的身体了解世界,怀上地主波皮尔·斯卡(Bo Pier Scar)的私生子,被驱赶到太古周围的森林。房东不喜欢麦穗。他坚信生活背后还有其他秘密。他发现了一种不断寻找和不忠的感觉。

第二代米西亚娶了帕维乌,帕维乌“想成为有地位的人物”。然而,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,太古村成为前线,德国人和俄罗斯人相继进驻。

米西亚的弟弟伊兹多爱上了小麦耳的女儿鲁帕。芸香属知道瑞士的中心在哪里,可以听到蘑菇在地下世界生长,罪犯将被赶出地下,成为人类的食物。在被俄罗斯士兵侮辱后,芸香属放弃了她最喜欢的人,嫁给了她最讨厌的人——克莱杰特。他粗俗、残忍、愚蠢,但出人意料地成为了大人物。

帕维乌沉了几次,浮了几次。后来,他被克莱杰特提拔成了一名官员。晚年,他忙于为自己修缮墓地,一次又一次地推迟了死亡时间。表面上,他和Mixia携手一生。米西亚死前问道:永远不要把伊兹多送到疗养院。克米夏死后,他背叛了自己的诺言。

第三代相继离开太古,地主波皮尔·斯卡(Bo Pier Scar)的孙子作为“假外宾”回到太古寻找自己的根。土地被没收后,全家都搬到了城里,太古成了他们想象中的家乡。波·皮尔·斯卡(Bo Pier Scar)晚年沉迷于科学研究,因中毒皮肤溃烂,但他很开心,认为这是蜕皮,意味着新的生活。房东死后,他的神秘盒子被打开,里面装满了童年的玩具。

我们已经陷入“黑客帝国”了吗

在太古和其他时代,每个人都是失败者,他们找不到自己。那么,是什么导致了这些悲剧呢?托卡马克认为:它是人类发明的。

太古没有时间,因为没有未来,所以几千年来,人们从未寻求改变。“当一棵树死去时,另一棵树会接受它的梦想,继续做这个毫无意义和缺乏想象力的梦。因此,树木永远不会死亡。”

外面的世界对太古来说毫无意义,这里的人也不关心人类。然而,现代性并没有忘记这个偏远的村庄,“苦难的20世纪”将带来太多的古代人:征兵、战争、屠杀、羞辱、贫困...发展失败意味着毁灭。

这本书的核心是:俄罗斯士兵伊万·穆塔克(Ivan Mutak)告诉伊兹多,没有上帝。“没人在乎任何事。整个世界一团糟。或者,更糟糕的是,它是一台机器。这是一台坏了的除草机。它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工作……”

伊兹多震惊了。他问:死后会发生什么?人们有灵魂吗?答案是:“有一点火星,它永远不会熄灭。”

伊兹多不相信:“德国人也有吗?”他知道俄罗斯的枪是针对德国人的。当一个灵魂试图毁灭另一个灵魂时,这个灵魂真的没有熄灭吗?如果灵魂可以被消灭,我们还应该遵循它的教导吗?

太古和其他时间提出了一个真实的问题:所谓的未来和过去,所谓的时间,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?

从感觉上看,时间似乎是客观存在的,但不要忘记,这是因为现代人被迫沉浸在时间中——每天按小时工作,制定工作计划,与顾客约会;我们总是被时钟包围着。甚至在我们能够阅读之前,我们的父母就已经教我们如何看它们了。守时作为一种重要的礼仪,很少有人质疑。

在这个时候我们住在监狱真的合适吗?现实是“矩阵”的时间版本吗?

在托卡马克的著作中,时间让每个人担忧。

生活不是非线性的。命运总是在改变前进的方向,但他们是固执的——他们想知道未来并把握命运,但死亡是最终的结果。

被时间格式化的人找不到办法来处理它——离开时间意味着不再存在,意味着所有的意义都被清除了。他们害怕它,或者像帕维乌一样,装模作样地说:“我不再需要任何东西了。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要向托卡马克学习,必须先阅读。

一旦无常包围了灵魂,生活注定是一场悲剧。在日渐衰败的瑞士,生活只是奋斗和宽恕。每个人从一个葬礼赶到另一个葬礼,听到不同的声音说,“你迟到了,他死了。”

“人们给他们的痛苦时间。人们遭受过去的痛苦,并将痛苦延续到未来。这引起了绝望”。最后,伊兹多意识到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东西不是由时间组成的,而是由空间组成的。他试图从四个方向定义价值。在分解的过程中,他意识到他再也不会走出古代世界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伊兹多和伊万的对话中,有些想法来自帕斯卡的《自白》。书中对时间的推测来自海德格尔的《存在与时间》。托卡马克可以用诗意的语言感知这些思想成果。

例如,在描绘最初的记忆时,她写道:“在她父亲回来之前,米西亚不记得自己,就好像她根本不存在一样。她只记得一些单独存在的东西...没有开始,没有结束,没有底部和顶部。”这就是有多少人心里什么都有,嘴里什么都没有。

托卡马克获奖后,国内媒体喜形于色,称《太古与其他时代》为魔幻现实主义和《百年孤独》的当代版本,称赞其华丽的想象力。事实上,不难想象你正在逃离你的马。困难在于你能否通过想象给读者一种新的理解方式。真正的作家不应该是讲几个故事或骗几滴眼泪的人。他们应该是人类精神领域的先锋。

由此引发的话题是:波兰已经有5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。我们什么时候能赶上?我不得不说,“寻根文学”和托克的创作有着真正的区别。像一个讲故事的人,以活泼为目的;一个是以冥想为己任的哲学家。

不是我们的作家想成为故事讲述者,而是他们缺乏成为哲学家的资本。我相信,在阅读了书中对宿营的大量描写,甚至是上帝的游戏后,绝大多数中国作家都会崩溃。他们看不到学术积累及其与伟大传统的关系。我们喜欢谈论的一些“思想”往往是误解,几百年前就已经被反复驳斥了。当然,在这种猜测的层面上,它无法回应时代的真正问题。

这提醒中国文学应该保持谦虚,更多地了解世界,更多地学习。(唐山)

广东快乐十分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甘肃11选5


上一篇:福州长龙华侨农场发挥巾帼力量 助力乡村振兴
下一篇:央行外汇局联合发文 中国债市对外开放再出新招
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山显资讯"的所有作品,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,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、观点、配图等内容,版权均属于山显资讯,未经本网许可,禁止转载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③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